头彩网

                                              来源:头彩网
                                              发稿时间:2020-09-19 21:23:45

                                              2019年3月,“日华议员恳谈会”在东京召开年度会议,岸信夫在台上宣读力挺台湾的决议文,“日华议员恳谈会认为凭借力量改变现状是国际社会的威胁,在尊重自由、民主及法治等基本价值观之下,将与台湾携手维护国际秩序。”

                                              1981年岸信夫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住友商社工作,先后被派往美国、越南、澳大利亚等地工作了20年。2002年,岸信夫从住友商社辞职,而此时他的哥哥安倍晋三已经在日本政坛摸爬滚打将近10年(安倍于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并因在对朝问题上表达强硬态度,而成为日本政坛一颗新星。经过两年的努力,以及在兄长的支持下,岸信夫于2004年当选参议院议员,由此正式进入日本政界。

                                              岸信夫有两个儿子,长子岸信千世是日本富士电视台的记者,次子岸智弘则在日本三井不动产工作。不过,岸信夫的这两个儿子都没有进入政坛的意愿。

                                              日本是一个崇尚强者的等级性秩序国家,在目前美国综合国力在一段时间内仍处于世界霸主地位的情况下,持续加强与美国的合作已成一种趋势。安倍是美日联盟的坚定支持者,也是日本近代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自2012年执政以来,给日本政治和外交政策带来了不同寻常的稳定。尽管面对特朗普的指责,但安倍仍然主动且频繁地与特朗普接触。例如,面对特朗普提出的纠正美日贸易逆差的要求,安倍就采取大量采购美国武器的方式作为回应。此外,安倍执意推进修宪,希望通过修宪实现日本自卫队与驻日美军的一体化进程。安倍认为,通过深化日美同盟,不仅可以在保护国家安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且还可以此为“掩护” 提升军事实力,避免引发舆论压力,更巧妙地实现“正常国家化”。

                                              军事同盟从根本上来说是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国家利益指向一旦发生变化,同盟关系的调整也势在必行。日美当年签署《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有着浓厚的冷战背景,现在冷战已经结束,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近期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给国际关系体系和战略格局构成重大冲击,这些都将会使日美安保条约发生新的变化。特别是当前日美两国都处在面临领导人更替(可能)的特殊阶段,对美日联盟的稳定或将产生影响,给同盟关系未来发展也带来了新的复杂情况。

                                              除了在防务费上“漫天要价”外,特朗普还将要求日本大量购买美国产的装备产品。虽然日本方面已经大量采购尖端隐形战机F-35等美国产武器等方式,但仍然没有达到美国的标准。为此特朗普对与日本进行了多次的抱怨和批评,甚至直接宣称日美安保条约是不公平的协议,必须改变。这些表态不仅罕见,而且冲击力巨大,即使没有动摇日美同盟的根基,也会对其未来发展造成一定的裂缝划痕。

                                              2011年,岸信夫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由参议员转为众议院。此后,岸信夫先后在担任过防卫省政务官、外务副大臣等职务。不过,在担任防卫省政务官期间,岸信夫曾受过处分。2008年11月,时任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发表美化日本侵略战争的论文,防卫省以没有发挥充分监督作用为名,对包括岸信夫在内的7名主要官员予以减薪等处分。

                                              值得注意的是,岸信夫除了“亲台”外,还曾发表过一些对华强硬言论。比如,2005年2月,日美安保协议委员会发布了一项共同声明,其中提到“围绕台湾海峡问题,敦促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日本和美国在中国台湾问题上说三道四,当时遭到中方的强烈不满。对此,岸信夫在当年3月16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日本和美国敦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并要求中国提高军事领域的透明度来发挥在亚太地区的责任,这是理所当然的。”

                                              实际上,日美同盟自成立以来就一直面临信任考验。虽然从国际安全理论来说,同盟关系应该是一种地位平等的关系。然而,由于悬殊的综合国力、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关系,日本和美国始终没有实现真正的同盟地位平等,日本始终处于从属地位。而且,由于美国的蛮横霸道,导致日美同盟几度出现危机。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多次对日美同盟的“平等”问题表达不满。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就主张缩减、撤回驻日美军,就任总统后也持续表达对同日本的不满,要求日本也需要肩负起“保护”美国的义务,使得日美同盟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特朗普冲击”。

                                              尽管与安倍晋三是亲兄弟关系,但岸信夫平时也很难见到安倍。岸信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安倍首相很忙,不过在新年假期或暑假,我们会一起打高尔夫球,进行家庭聚会。”“我和兄长关系很好,但到了这个年纪,想必大家都一样,不管关系多么亲密,见面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