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快乐8

                                                                    来源:幸运快乐8
                                                                    发稿时间:2020-08-14 23:22:18

                                                                    我们把这个阶段叫做后冷战,中国还不是主要矛盾,主要矛盾是两个金融资本集团。那么,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呢?其实这也是一个演进过程。2001年,美国爆发了严重的911事件,也就是政治危机在美国的核心区纽约爆发,同时华盛顿五角大楼也被炸,这种政治危机的爆发在美国历史上极其罕见,除了当年跟英军打仗的时候,曾经德军英军在早期进入过美国的本土,直到后来二战,美国本土都没有受到过很大的袭击,911事件是美国历史上非常罕见的一次直接攻击美国本土的事件。这个政治危机是明显的,同期又爆发了美国IT泡沫崩溃而形成的经济危机。

                                                                    这时候劳动力的价格是最低的,但因为我们是全民教育、全民医疗,也因此劳动者的素质是最高的。当大量的西方资本进入中国,特别是1990年代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陡然成为主导产业的时候,低端制造业涌入中国恰恰占有的是中国大量的低价格要素所创造的收益。于是乎,只要发展中国家不断的开放,跨国资本在世界上大规模投资所形成的金融收益就不断增长。这些收益再反哺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带动了它的金融资本经济的快速增长。在这个阶段,矛盾主要发生在不同的货币金融资本集团之间,也就是说中国当时不是主要矛盾。

                                                                    当中国要搞“10+3”,“一带一路”,沿路国家都建立双边货币互换协定,甚至开始大规模投资非洲和拉丁美洲,等等。中国开始将外汇储备过剩的美金用于投资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去买美债,就不会得到美军的支撑,美军支撑的是人家的投资。而中国自己又没有军事实力去支撑保护投资。你以为你按照美国的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规律去做投资,但被人家说成是修正主义,说成是新殖民主义,新帝国主义,各种各样的帽子都扣在中国头上,百口莫辩。这些事情,给了中国一个很沉重的教训。

                                                                    在这样一个新的三大战略支撑之下,中国将有可能化危为机,危机挑战确实是客观的,想躲是躲不开的,只能通过战略调整来应对。那这个应对总得有个导向,那就是从2007年已经提出的生态文明这个导向。当年提出的是生态文明发展理念,但如果中国能够顺利的推行这三大“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战略,那将会出现向生态文明的转型。我们面对这样一种严峻挑战,这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挑战,需要靠我们每个人提升认识,自我反思,调整行为,才有可能应对危机并且化危为机,才能走出一条以生态文明为导向的可持续发展战略。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这是金正恩继2015年后第二次出席全国老兵大会并发表讲话。在2015年的大会上,金正恩在演讲中也两次提及感谢中国人民志愿军。

                                                                    所以,我们这样来破一下题,让大家知道老冷战是产业资本阶段的政治冲突,而新冷战则是金融资本时代的政治冲突。战争是政治的集中表现,政治矛盾最集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战争。据此,冷战也仍然是一种战争,是政治矛盾集中的表现。这样解释,是希望大家认识到,老冷战和新冷战处于不同阶段,是资本主义不同历史阶段的产物。

                                                                    但当时毛泽东主席说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没理这一套。虽然最后还是出现了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之间的两分局面。朝鲜战争,虽然没有改变朝鲜半岛两分的格局,却把中国打入了苏联阵营。这时候的苏联已经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中国当时还叫做资产阶级革命,还在发展民族资本主义。当中国一旦打入苏联阵营之后,迅速按照苏联制度进行改造,因为客观上的战争需求,大量的苏联装备纷纷转移到中国,从厂长、工程师、技术员到熟练工人,也随之被派过来。这当然意味着你的经济基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全盘苏化。

                                                                    美国以新冷战意识形态划线,要求整个欧盟反对香港国安法。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安全法,司空见惯,但是中国要想做就不行。这充分说明在新冷战阶段,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香港恰恰是跨国公司、大金融资本集团最集中的地方。大家认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西方制裁香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仍然是从经济理性出发,认为他们不会这么做,但很少有人从新冷战国际政治策略出发,它的策略往往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理性,是政治理性。

                                                                    谢谢主持人的介绍。我先给大家做一个解释,讲一讲这个题目,什么叫做新冷战。当然,新冷战相对于老冷战而言,我们把西方帝国主义热战之后,相对而言没有大规模热战、不是世界大战的期间,但又具有战争性质的对抗形式叫做冷战。冷战起源于二战后,我们把冷战分为三个阶段:老冷战是美国对苏联,或者叫资本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阵营;后冷战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之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推动的金融资本全球化。而新冷战则是美国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特别是最近这几年,针对中国所发起的对抗性形态。